巨乳邻居

时间:2019-10-04 00:05:02

我住的楼宇,撞上经济大落之期,人人都由大屋搬细屋,陆续搬离,全座楼由满座变为小户三四宅,而好运的我是在楼市大升前买的,所以经济大落期于我无大影响……

我住的楼宇,二十楼以上,只有我一伙,其余下的都在三楼以下,胆小怕黑的我在一伙独住而【无人气】的情况下,夜街也不想去,每天放工后都急急回家,天一黑都独留家中…

今天公司提前放工,不足六时前回到我住的楼宇……

走入楼宇大堂,只见大堂内企满女人,家庭主妇们手持鱼菜鲜肉,迫满在大堂内等待升降机,急着返家造晚饭。可能太多人之故,令等待升降机(电梯)的时间较平常长,想来是因每一层楼也有人出入,使升降机的移动速度过慢所至。

当其中一部升降机的门一开,我即眼明脚快地迫进去,身后的主妇们狂涌狠攻,一层层人浪推迫而入,令刚走到升降机内墙边的我:“啊?~别推…”

“啪!”的一大声,我被某人迫撞至金星四冒,正要破口大骂之时方知,全身把我压紧的,是个外貌九成似香港某电视台的美女主持,名叫宏艳的主妇。

少妇宏艳大约三十岁,一头短发,胸口挂有一双近八十九CM的E-CUP巨大乳房,双手持有一袋袋的鲜肉鱼菜,一身淡色吊带主妇衣服裙……

忽然再“啪!”的一大声,少妇宏艳全身紧紧的迫压在我身上,胸口的E-CUP巨大豪乳即完全压扁在我心口上。

“啊?!~别~推啊…”少妇宏艳满脸红云轻呼后,向我轻声:“对不起!~”

一身上班服,白上衣灰西裤的我即【非常】有礼地向宏艳身后的主妇们:“别推啊!~…”我的心却豪叫:推啊~大力迫进来呀~两团大奶肉使我好爽啊~推~推…别停……

少妇宏艳一双近八十九CM的E-CUP大奶被推至变形,两粒因没穿胸罩而凸出的大奶头如小剑般不停于我心口上扫左扫右……我俩的【贴身】使娇媚的宏艳羞红满脸。

“啪!”的一声,升降机门一关后,徐徐上升,令升降机生出一阵阵震动,震动令宏艳的下身不停向我下身上下磨弄,我俩早已被迫压至接近【合一】的性器,如今开始隔衣服的双双上上下下的磨磨擦擦,就如用了多个【安全袋】做爱般。

宏艳羞涩地微咬咀唇轻呼:“嗯~~”因她的阴核被我的硬凸热棍压着,而我的坚挺大龟头随升降机的震动,一口一口的【咬】往阴核凸出的地方……

我看着红云阵阵,脸热呼呼,娇美俏容布满羞意,紧闭双目的巨乳宏艳时,色胆包天的我忍不住低头吻她的嘴。

升降机突然停下。宏艳抬头张目,她的小俏鼻刚巧撞上低头中的我的鼻子……我俩也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

我忽然发现我下身的灰西裤上挂有一串物件,灰西裤上裤带扣尖头上半钩着一串门匙,看清后…方知门匙是由宏艳下身的手提袋中,在半开的袋口内掉出来,半挂在袋口边,似乎是因早前的连番推压而掉出来。只要宏艳退后一步,那微钩着的门匙应会掉回袋中。

我见袋口内还有另外一串似是后备的完全一样的门匙时,心中色念大作:若能留下它的话…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艳遇啊……

正淫想间,忽觉全身一松,原来升降机内已只余下我与巨乳宏艳…巨乳宏艳急急背对我,一言不语。

“啪!”的一声,升降机门一开,她快步行出升降机。

我看看层数:“原来是住在我下一层楼的新来的邻居!…咦!?”只见裤带扣尖头上真的【完美地】钩着一串门匙。

夜。我在床上拿着宏艳的门匙,想着如何交还或可以用来干什幺时,想着想着竟又想起宏艳一双近八十九CM的E-CUP大奶……

不能成眠的我走出窗台吹吹风,看看夜色。正要在窗台坐下时,低头看见只有一个住户的下一层楼,主人房灯火通明,窗户全开。

“哗!~”我双眼立时放大:“~少妇宏艳在窗前脱衣服?”

“啊~~”宏艳轻轻地销魂微呼:“~呀~嗯!!”

由【远处】送来的微细淫声,加上宏艳用手自摸阴穴的动作,令我精神百倍,软棍立升。我一边无声地隐藏一边偷看。

在窗前的宏艳用手轻托两团E-CUP巨乳,搓揉巨乳上的大乳晕,纤巧的四指夹向乳头,不停地来回磨擦、前后夹搾,令大乳晕开始变大。

大乳晕的刺激令宏艳轻声呻吟:“~啊!~我要男人啊!”

宏艳单手托起推高一双E-CUP大奶,低头伸玉舌,以舌尖轻舔扫磨两粒凸起的乳头,她另一只手游向腰部以下,穿过草原,玩弄那粒性快乐小玉粒,将它揉搓磨转……[!--empirenews.page--]

宏艳极度淫乱的脸,流出两行似是欲求不满的泪:“~丫~天!呀!!~我要…男根啊!…粗大的男根啊!!~”

看见如此奇景,加上此句淫语,令忍无可忍的我立时作了个决定……

我用宏艳【留下】的门匙轻轻开了她家的门。忍无可忍的我急步走进主人房,推门而入。

“啊!”受惊的宏艳以双手阻穴挡乳,羞红满脸紧张地:“~你走进来干什幺?”

全房满是奇香,及宏艳的体汗加淫水所混和的异味,一种能销魂吸精的异味。那异味令我火上加油,激出超烈欲火:“~我走进来干什幺?”

“干爆您!”我脱下了睡裤,露出涨红滚热的大龟头:“用我火热的男精射爆您的淫洞!灭熄您的欲火啊!!”

宏艳一脸惊呆的同时,我急如饿狼般飞身扑倒她,伸手以拇指、食指、中指用力夹扁那对E-CUP巨乳,伸咀狠狠将硬涨奶头吸扯含弄,不停地把大乳晕左右交差来回咬食……

被我搾搓豪乳、磨夹奶头的宏艳发出了分不清是惊恐挣扎还是淫欲欢悦的娇喘:“…喔…啊噢~啊啊!~~~呀?很热啊~”

在宏艳的呻吟发出时,我的腰即用力向前一摇,令涨热的大龟头向她下身狠狠一压,龟头分迫开两片又湿又涨的阴唇,从阴穴口向阴道深处磨掘进去…宏艳满脸涨红:“噢!!~~太~这…啊~~~~呀?”

“~太什幺?”我全力将余下的棍身“啪!”的一声送进去。

突然被我狠狠全力塞满,紧紧的阴穴如被掘土钻地机器深深磨挖探弄般被大龟头钻开迫大,宏艳混身微震,满脸受不了的表情。

“啊?!~~~好涨啊!这太大~~很……噢?!你太快了啊!挖~死我了!慢些~~……你~快磨死我啊!!!”

早因宏艳的自摸表演而涨爆的我,一边以龟头狠狠的一波又一波的冲激钻磨淫紧湿穴,一边使双手所搾紧的那柔滑而坚挺的E-CUP巨乳,大力地左狃右狃,拖上推落,前后打转,十指紧搾压扁,令涨红的奶头变形后由怒压的指间突出……

宏艳剧烈震抖,脸容狃曲:“~呀?呜!?你~快搾爆我了!~很…涨…爆…啊!我快被你挖死~~你快射爆我吧!呜…来!…求你快射爆~~啊??~~很多~啊!…”

高潮中的我:“好爽~哎…好~啊啊啊啊啊!!~”

我的精射满一地。由性幻想中回过神来,方知宏艳的主人房灯火已灭,窗户全闭。

我看看未软的硬棍,涨红火热的大龟头满是白精,满脑是宏艳自摸的情景,性幻想所引的高潮未能使超烈的欲火消失,反而增加了插宏艳的欲念……

穿回睡裤,忍无可忍的我立时作了个真实的决定:“淫妇!看我…用那条门匙~~挖爆您!”

在只有一个住户的下一层楼中,我用宏艳【留下】的门匙轻轻开了她家的门。忍无可忍的我急步走进主人房,推门而入。将性幻想大胆以行动实现的我:“淫妇!看我用我的大红硬门匙插爆您!”

“哇??~”我的鼻被某种异味所激,立用手掩鼻:“呀!?~难~难度是~有人烧炭自杀?”

一丝不挂的宏艳倒在地上,身旁有个冒烟的炭炉与纸条。

我快步先推开窗,然后将炭炉拿往洗手间射水弄湿之。

我回到宏艳身旁,见其脸无血色,看到纸条内容为丈夫包二奶,痛不欲生云云……

我:“唉!这幺美的女人也不要?…呀?救她要紧!”

我随即用手搾压两团涨鼓鼓,弹手有劲的E-CUP巨乳,向左右分开后,用力打向心房……

宏艳依然不醒,正想召警之时,脑中忽然想起,我平时常看的网站,有一篇文好像是叫【完全自救救人手册】或【完全阳具插人自插手册】,由一个叫零零七的人所着,其中一段是教人怎用阳具救烧炭自杀的人的。

我立依法救人,先脱下睡裤,拿出半软男棍,用手狠狠做活塞运动,使之飞快变硬。随后我用双手搾住宏艳双腿,将双腿向左右大大张开,伸出我半硬的阳具,轻轻夹在阴唇间,剧烈的一顶,半硬龟头破开紧窄的穴洞后,立即狠狠的陷阵冲锋,狂抽力送……

我双手捏着宏艳的E-CUP巨乳中两粒大乳晕,以四指夹紧,狠狠的磨前磨后。

半醒的宏艳:“啊……”

紧窄的穴洞在宏艳半醒后随即【运作】,我半硬的龟头即被穴洞紧紧吸住,穴水不停冼擦棍身,我立即双手由搾奶改为扶她的腰,狠狠地用自己的腰力前后滑动,使半硬龟头疯狂的进塞挺顶,送入穴洞深深处。

“~啊~”双乳飞快地随我的狂顶而上下乱摇的宏艳:“…啊~~不~~~别~”[!--empirenews.page--]

“呀!?…”色梦成真的我,不一刻已忍不住:“…哇?不成了!快要~啊!?”

“呀!?…”宏艳呼口气后,一脸清泪痛呼:“你?…”

“别误会…我~~…这是救您啊!!…”我边喘气边射:“~呀!!~射~射~”

“救…救~我?~~啊~”穴洞忽然被我的火热白精桨塞满的宏艳:“…噢!?~不要啊!!~”

“不要~??”我心虚地抽出因先前自慰过度因而未能全硬的男棍,起身拿睡裤:“…我~我只是~~全心救…”

“噫!你还未救回她啊~”宏艳一脸不满,伸手向我的还在射精中的男棍:“~小宏艳要你再救救她啊!!”

“再救!?小~小宏艳??您刚叫不要~~…啊?别拉…”

“我是说~不要~这幺快射啊!…”

宏艳的手半夹半拉我的尚硬龟头,引之接近下身,以满是淫液精液的穴口一含………

我住的楼宇,撞上经济大落之期,人人都由大屋搬细屋,陆续搬离,全座楼由满座变为小户三四宅,而好运的我是在楼市大升前买的,所以经济大落期于我无大影响……

我住的楼宇,二十楼以上,只有我一伙,其余下的都在三楼以下,胆小怕黑的我在一伙独住而【无人气】的情况下,夜街也不想去,每天放工后都急急回家,天一黑都独留家中…

今天公司提前放工,不足六时前回到我住的楼宇……

走入楼宇大堂,只见大堂内企满女人,家庭主妇们手持鱼菜鲜肉,迫满在大堂内等待升降机,急着返家造晚饭。可能太多人之故,令等待升降机(电梯)的时间较平常长,想来是因每一层楼也有人出入,使升降机的移动速度过慢所至。

当其中一部升降机的门一开,我即眼明脚快地迫进去,身后的主妇们狂涌狠攻,一层层人浪推迫而入,令刚走到升降机内墙边的我:“啊?~别推…”

“啪!”的一大声,我被某人迫撞至金星四冒,正要破口大骂之时方知,全身把我压紧的,是个外貌九成似香港某电视台的美女主持,名叫宏艳的主妇。

少妇宏艳大约三十岁,一头短发,胸口挂有一双近八十九CM的E-CUP巨大乳房,双手持有一袋袋的鲜肉鱼菜,一身淡色吊带主妇衣服裙……

忽然再“啪!”的一大声,少妇宏艳全身紧紧的迫压在我身上,胸口的E-CUP巨大豪乳即完全压扁在我心口上。

“啊?!~别~推啊…”少妇宏艳满脸红云轻呼后,向我轻声:“对不起!~”

一身上班服,白上衣灰西裤的我即【非常】有礼地向宏艳身后的主妇们:“别推啊!~…”我的心却豪叫:推啊~大力迫进来呀~两团大奶肉使我好爽啊~推~推…别停……

少妇宏艳一双近八十九CM的E-CUP大奶被推至变形,两粒因没穿胸罩而凸出的大奶头如小剑般不停于我心口上扫左扫右……我俩的【贴身】使娇媚的宏艳羞红满脸。

“啪!”的一声,升降机门一关后,徐徐上升,令升降机生出一阵阵震动,震动令宏艳的下身不停向我下身上下磨弄,我俩早已被迫压至接近【合一】的性器,如今开始隔衣服的双双上上下下的磨磨擦擦,就如用了多个【安全袋】做爱般。

宏艳羞涩地微咬咀唇轻呼:“嗯~~”因她的阴核被我的硬凸热棍压着,而我的坚挺大龟头随升降机的震动,一口一口的【咬】往阴核凸出的地方……

我看着红云阵阵,脸热呼呼,娇美俏容布满羞意,紧闭双目的巨乳宏艳时,色胆包天的我忍不住低头吻她的嘴。

升降机突然停下。宏艳抬头张目,她的小俏鼻刚巧撞上低头中的我的鼻子……我俩也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

我忽然发现我下身的灰西裤上挂有一串物件,灰西裤上裤带扣尖头上半钩着一串门匙,看清后…方知门匙是由宏艳下身的手提袋中,在半开的袋口内掉出来,半挂在袋口边,似乎是因早前的连番推压而掉出来。只要宏艳退后一步,那微钩着的门匙应会掉回袋中。

我见袋口内还有另外一串似是后备的完全一样的门匙时,心中色念大作:若能留下它的话…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艳遇啊……

正淫想间,忽觉全身一松,原来升降机内已只余下我与巨乳宏艳…巨乳宏艳急急背对我,一言不语。

“啪!”的一声,升降机门一开,她快步行出升降机。

我看看层数:“原来是住在我下一层楼的新来的邻居!…咦!?”只见裤带扣尖头上真的【完美地】钩着一串门匙。

夜。我在床上拿着宏艳的门匙,想着如何交还或可以用来干什幺时,想着想着竟又想起宏艳一双近八十九CM的E-CUP大奶……[!--empirenews.page--]

不能成眠的我走出窗台吹吹风,看看夜色。正要在窗台坐下时,低头看见只有一个住户的下一层楼,主人房灯火通明,窗户全开。

“哗!~”我双眼立时放大:“~少妇宏艳在窗前脱衣服?”

“啊~~”宏艳轻轻地销魂微呼:“~呀~嗯!!”

由【远处】送来的微细淫声,加上宏艳用手自摸阴穴的动作,令我精神百倍,软棍立升。我一边无声地隐藏一边偷看。

在窗前的宏艳用手轻托两团E-CUP巨乳,搓揉巨乳上的大乳晕,纤巧的四指夹向乳头,不停地来回磨擦、前后夹搾,令大乳晕开始变大。

大乳晕的刺激令宏艳轻声呻吟:“~啊!~我要男人啊!”

宏艳单手托起推高一双E-CUP大奶,低头伸玉舌,以舌尖轻舔扫磨两粒凸起的乳头,她另一只手游向腰部以下,穿过草原,玩弄那粒性快乐小玉粒,将它揉搓磨转……

宏艳极度淫乱的脸,流出两行似是欲求不满的泪:“~丫~天!呀!!~我要…男根啊!…粗大的男根啊!!~”

看见如此奇景,加上此句淫语,令忍无可忍的我立时作了个决定……

我用宏艳【留下】的门匙轻轻开了她家的门。忍无可忍的我急步走进主人房,推门而入。

“啊!”受惊的宏艳以双手阻穴挡乳,羞红满脸紧张地:“~你走进来干什幺?”

全房满是奇香,及宏艳的体汗加淫水所混和的异味,一种能销魂吸精的异味。那异味令我火上加油,激出超烈欲火:“~我走进来干什幺?”

“干爆您!”我脱下了睡裤,露出涨红滚热的大龟头:“用我火热的男精射爆您的淫洞!灭熄您的欲火啊!!”

宏艳一脸惊呆的同时,我急如饿狼般飞身扑倒她,伸手以拇指、食指、中指用力夹扁那对E-CUP巨乳,伸咀狠狠将硬涨奶头吸扯含弄,不停地把大乳晕左右交差来回咬食……

被我搾搓豪乳、磨夹奶头的宏艳发出了分不清是惊恐挣扎还是淫欲欢悦的娇喘:“…喔…啊噢~啊啊!~~~呀?很热啊~”

在宏艳的呻吟发出时,我的腰即用力向前一摇,令涨热的大龟头向她下身狠狠一压,龟头分迫开两片又湿又涨的阴唇,从阴穴口向阴道深处磨掘进去…宏艳满脸涨红:“噢!!~~太~这…啊~~~~呀?”

“~太什幺?”我全力将余下的棍身“啪!”的一声送进去。

突然被我狠狠全力塞满,紧紧的阴穴如被掘土钻地机器深深磨挖探弄般被大龟头钻开迫大,宏艳混身微震,满脸受不了的表情。

“啊?!~~~好涨啊!这太大~~很……噢?!你太快了啊!挖~死我了!慢些~~……你~快磨死我啊!!!”

早因宏艳的自摸表演而涨爆的我,一边以龟头狠狠的一波又一波的冲激钻磨淫紧湿穴,一边使双手所搾紧的那柔滑而坚挺的E-CUP巨乳,大力地左狃右狃,拖上推落,前后打转,十指紧搾压扁,令涨红的奶头变形后由怒压的指间突出……

宏艳剧烈震抖,脸容狃曲:“~呀?呜!?你~快搾爆我了!~很…涨…爆…啊!我快被你挖死~~你快射爆我吧!呜…来!…求你快射爆~~啊??~~很多~啊!…”

高潮中的我:“好爽~哎…好~啊啊啊啊啊!!~”

我的精射满一地。由性幻想中回过神来,方知宏艳的主人房灯火已灭,窗户全闭。

我看看未软的硬棍,涨红火热的大龟头满是白精,满脑是宏艳自摸的情景,性幻想所引的高潮未能使超烈的欲火消失,反而增加了插宏艳的欲念……

穿回睡裤,忍无可忍的我立时作了个真实的决定:“淫妇!看我…用那条门匙~~挖爆您!”

在只有一个住户的下一层楼中,我用宏艳【留下】的门匙轻轻开了她家的门。忍无可忍的我急步走进主人房,推门而入。将性幻想大胆以行动实现的我:“淫妇!看我用我的大红硬门匙插爆您!”

“哇??~”我的鼻被某种异味所激,立用手掩鼻:“呀!?~难~难度是~有人烧炭自杀?”

一丝不挂的宏艳倒在地上,身旁有个冒烟的炭炉与纸条。

我快步先推开窗,然后将炭炉拿往洗手间射水弄湿之。

我回到宏艳身旁,见其脸无血色,看到纸条内容为丈夫包二奶,痛不欲生云云……

我:“唉!这幺美的女人也不要?…呀?救她要紧!”

我随即用手搾压两团涨鼓鼓,弹手有劲的E-CUP巨乳,向左右分开后,用力打向心房……

宏艳依然不醒,正想召警之时,脑中忽然想起,我平时常看的网站,有一篇文好像是叫【完全自救救人手册】或【完全阳具插人自插手册】,由一个叫零零七的人所着,其中一段是教人怎用阳具救烧炭自杀的人的。[!--empirenews.page--]

我立依法救人,先脱下睡裤,拿出半软男棍,用手狠狠做活塞运动,使之飞快变硬。随后我用双手搾住宏艳双腿,将双腿向左右大大张开,伸出我半硬的阳具,轻轻夹在阴唇间,剧烈的一顶,半硬龟头破开紧窄的穴洞后,立即狠狠的陷阵冲锋,狂抽力送……

我双手捏着宏艳的E-CUP巨乳中两粒大乳晕,以四指夹紧,狠狠的磨前磨后。

半醒的宏艳:“啊……”

紧窄的穴洞在宏艳半醒后随即【运作】,我半硬的龟头即被穴洞紧紧吸住,穴水不停冼擦棍身,我立即双手由搾奶改为扶她的腰,狠狠地用自己的腰力前后滑动,使半硬龟头疯狂的进塞挺顶,送入穴洞深深处。

“~啊~”双乳飞快地随我的狂顶而上下乱摇的宏艳:“…啊~~不~~~别~”

“呀!?…”色梦成真的我,不一刻已忍不住:“…哇?不成了!快要~啊!?”

“呀!?…”宏艳呼口气后,一脸清泪痛呼:“你?…”

“别误会…我~~…这是救您啊!!…”我边喘气边射:“~呀!!~射~射~”

“救…救~我?~~啊~”穴洞忽然被我的火热白精桨塞满的宏艳:“…噢!?~不要啊!!~”

“不要~??”我心虚地抽出因先前自慰过度因而未能全硬的男棍,起身拿睡裤:“…我~我只是~~全心救…”

“噫!你还未救回她啊~”宏艳一脸不满,伸手向我的还在射精中的男棍:“~小宏艳要你再救救她啊!!”

“再救!?小~小宏艳??您刚叫不要~~…啊?别拉…”

“我是说~不要~这幺快射啊!…”

宏艳的手半夹半拉我的尚硬龟头,引之接近下身,以满是淫液精液的穴口一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