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輔女班導的3P自白 [2/2]

时间:2019-10-02 00:05:03

「啊…啊……不行…啊…會死…啊啊…好爽…啊……我的天…啊……大…大
雞巴…用力…啊……饒命…啊…啊……太…太爽了…啊……要…要飛了…媽啊…
…升天了…啊…啊……」

  裕新雙手抓著我的奶子,快馬加鞭的一陣猛插,幹得我胡言亂語,一會兒討
……饒,一會兒喊爽。裕新一口氣插了一百多下,才慢慢停下來(一方面可能也
怕太快洩精)。接著他將我抱起來走進浴室的按摩浴池裡,裡面還有他剛洗澡用
過的水。我倆面對面坐著,我跨坐在他大腿上,一邊緊緊抱著他,一邊扭動著屁
股,讓我的小穴一上一下的套著他的大雞巴。

「嗯……裕新的雞巴真大……喔…老師好舒服……」由於水的阻力,我們的
動作不能太激烈,這正好讓我倆都能休息一下。不過也許是動作太過激烈,塞子
被碰掉,水漸漸流光了。裕新見狀,又抱起我把我擡回床上。開始加速插我。

「啊…啊…老公…別急嘛…啊…啊…好爽…裕新…真會幹…啊…幹得好棒…
爽…啊…真爽…爽死你的甜妹了…啊……」裕新像只出閘猛虎,瘋狂的抽插。

「啊啊…太美了…天啊…甜妹…啊…甜妹…啊…從來…啊啊…沒那麼爽…啊
…老公…大雞巴…粗雞巴…啊啊…幹我…啊…啊…到了…到了…啊啊…要死了…
啊…啊……」

我竭力嘶喊,淫聲浪語,已經不知究竟是在和誰做愛。在我瘋狂的叫聲中,
我率先達到了高潮,過了約二十秒鐘,裕新腰部猛然一挺,「射…射…射……射
……射………」地喃喃自語了好幾聲,然後一動也不動地趴攤在我身上,陰莖持
續地晃動了一兩分鐘。稍微回神的我開始有了一些疑問:裕新過去到底有沒有性
經驗?他居然可以把我搞到如此境界。他父親說他沒有真實的性經驗到底是什麼
意思?下次可能真的得好好拷問一下他們這對父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想著想著突然間發現裕新竟然就這樣癱睡在我身上,並開始打鼾起來,陰莖
有點軟化,不過這根原本就大一號的東西並未因此而滑出我的身體,瘦瘦的身軀
壓在我身上其實並不會覺得很重,我決定就這樣等他睡醒。就這樣經過了半個多
小時,突然他的身體抖起來,陰莖再次變大變硬,又再次深入我的體內,接著那
根大傢夥又持續晃動了一分多鐘,然後裕新也跟著甦醒過來,他居然在如此激烈
的做愛之後夢遺了!醒過來後的他似乎有點疑惑,問我好不好,感覺如何?我跟
他說我很好,他也作得很好。不過當他起身抽出陰莖時,我竟感覺到有精液從我
陰道裡流出,檢查了一下,居然發現保險套破了!

這下好了,一個晚上居然被裕新給內射了兩次。算算日子,今天,甚至未來
兩天都還是高度危險期呢!不過為了讓裕新玩得盡興,我決定跟裕新說這幾天都
很安全,反正已經被內射了,就不要再瞻前顧後,但是兩三天後外子來時,希望
能弄到一些大號的保險套讓裕新戴上,被內射的事,我要裕新保持秘密,「不要
讓程老師知道」。至於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我另有盤算。第二天早上,我叫裕新
打電話請他爸爸幫忙寄保險套來,他爸爸說會用宅急便送兩包合用的來。下午。
老公打手機來問我昨天情形如何,我敷衍他說裕新太緊張,還須要調教一兩天。
晚餐,洗澡完後裕新和我玩了一次,宵夜回來之後,他又性致勃勃地跟我戰了兩
回合,之後兩人便相擁而眠,直到隔天快中午時,旅館人員打電話來說有人送了
包裹來。我下去櫃檯領了包裹,上來之後,打算打電話告訴老公叫他晚上就過來,
但裕新告訴我,外子剛剛已經打電話過來問,他已經跟外子講了,外子告訴他晚
上應該可以過來。

晚上吃完晚餐回到房間時,裕新請我出去幫他買蛋撻當宵夜,剛好我也很想
吃,所以就出去買了一些。回房時,裕新坐在床上看電視,他告訴我外子已經到
了,這時我已注意到浴室裡有人在沖澡。裕新接著走到我跟前說,程老師叫我們
先玩,還拿了一付眼罩戴在我頭上,蒙住我的眼睛。我知道外子很喜歡玩這種遊
戲,所以不疑有他,只是覺得都還沒洗澡,身體臭臭的就要玩,會不會太猴急了
些。裕新扶我上床,把我的衣服一件件脫掉,我小聲提醒他,記得戴套套,他說
他會戴的。他讓我坐在床邊,然後自己跪在我前面,將我雙腿打開跨在他的臂膀[!--empirenews.page--]
上,扶著我的屁股,湊上嘴開始舔我的小穴。

「啊…好舒服…嗯…裕新…越來越厲害了…喔…真好…啊……」我的淫水很
快就冒出來了。在黑暗中,身體似乎特別敏感,也因為眼睛看不見,不知他下一
步的動作會是什麼,心裡會有一股莫名的期待和驚喜,也有些許的緊張。因為剛
從外面買東西回來,喘息未定就被帶上床,再加上緊張,讓我流了不少汗,汗水
沿著身體的曲線流到下體,混著陰道滲出的淫水,裕新在我兩腿間吸的嘖嘖有聲,
好像在品嚐什麼人間美味。而我則漸漸呼吸困難,喘息聲越來越急促。

「啊……老師…快喘不過氣了…啊…啊……好爽…啊…不行了…啊……吸不
到氣…啊……不要舔了…啊……太刺激了…啊…啊…不要了…要死了……」

我像是一條離開水面的魚,張著小嘴,死命的呼吸。終於裕新將我放開,讓
我仰臥在床上,這時我聽見他在旁邊窸窸窣窣不知在準備什麼東西,過了十幾秒
鐘,裕新過來伏在我身上,用舌頭從我的耳朵開始一路吻下來,慢慢親到我的嘴
唇。我小嘴微張,輕吐香舌,將他的舌頭全部含進嘴裡。

親吻了一陣,他移到我的頸部,接著胸部、乳頭、腹部、肚臍……其實不論
和丈夫或其他單男們做愛,大概都會跟他們來上這麼一段前戲,但我在黑暗中會
特別敏感,還沒親到下體,我已經忍不住浪叫,淫水也比以往流的更多。

「老師,您今天比前兩天還騷喔!」還沒等我答腔,他一口將我的陰部含入
嘴裡,舌頭更是毫不客氣的直往陰道裡擠。

「啊…啊……好舒服…要死了…啊……天…啊…爽…啊……」我沒命似的浪
叫,淫水不停的溢出。就在這時,我突然聽到一陣細細的馬達聲,腦袋還沒意會
過來,一個不斷震動,像是按摩器的小物體已經碰觸到我的陰核,「啊啊啊……」
頓時全身一顫,差點彈了起來。這是「激情按摩豆」,一定是外子拿來的,裕新
應該不會有這種淫具。而裕新似乎已料到我的反應,早將我下半身壓的死死的,
任憑我上身如何扭動,下體卻是紋風不動,只能任由按摩豆盡情的刺激我的陰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已接近嘶喊,完全說不出話來,那
快速震動帶來的快感,像是萬箭齊發般的衝擊我每一個毛細孔,「啊……停…啊
…不…不…不…行…啊……死…死了…啊……天…啊…啊…饒…饒…命…啊……」

這快感實在太強烈了,強到心臟都快負荷不了,只好乖乖討饒。好不容易裕
新拿開了按摩豆,我正想喘口氣,沒想到他卻猝不及防地把按摩豆移到我的屁眼,
並藉著淫水的潤滑直接塞入屁眼中。一股從未嘗過的快感刺激到我整個身體弓了
起來,但事情不只如此而已,裕新塞進按摩豆後,順手把手指插入我的陰道裡快
速抽送。我的媽啊!兩種突如其來的強烈快感,爽得我不停呼天喊地,叫爹叫娘
的。

這時裕新換到我旁邊蹲下,將我翻成狗爬式,並把我屁股擡的高高的,二話
不說,扶著我的屁股,將雞巴一插而盡。

「啊……舒服…啊啊……裕新…啊……你好…猴急…啊……還沒…完全勃起
…啊……已經…好爽…啊……」

我感覺到裕新的雞巴比之前小了一號,心想可能是因為保險套的關係。不過
這樣更好,可以慢慢加溫,我其實比較不喜歡那種一開始就狂暴風雨式的快感,
今天這樣持續漸進反而更合我意。但奇怪的是,插了兩、三百下後,裕新的雞巴
似乎有變硬,但卻沒漲大多少。

「裕新…啊……你…今天…啊……怎麼了…啊…啊……舒…服…啊……是不
是…啊……累了…啊…啊……」

「現在是我的『陳師父』在跟您作囉,劉老師。」裕新在我的耳邊說著。這
時我記起外子已經到了才化解疑惑,繼續讓身後的這個男人抽插。

「啊…啊…老公…好爽…啊……太厲害…啊…啊……爽…啊……舒服…啊…
…慢…慢一點…啊……爽死…啊啊…老公…啊…啊……」

一輪猛幹之後「老公」在我的穴裡射出精液,抽出陰莖後,把我交給裕新。
年輕的裕新比較狂暴些,加上他的雞巴也與眾不同,幹得我發瘋似的淫聲浪語,
加上「啪啪」的巨大肉搏聲及「滋滋」作響的抽插聲,充斥著整間房間。插了四、[!--empirenews.page--]
五百下後,裕新往後躺下,帶著我坐在他的小腹上。我以為他要由我來主動,正
慶幸可以稍微喘口氣,誰知道他雙手撐著我的屁股,用蠻力將我擡起少許,隨即
重重的放下。我的媽啊!我的體重加上他的力氣,產生一股股驚心動魄的快感,
電擊著我每一吋神經,比剛才更強烈,更刺激。

「啊…啊……不行了…死了…死了…啊…啊啊……太…太爽…天啊…好…好
棒…舒服死了…大…大雞巴…啊……爽…爽死…裕新…雞巴…好大…啊……大雞
巴…哥哥…啊……要洩…受不了…姊姊…好…好爽…啊啊啊…啊啊……不行了…
要…要幹死了…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爽…啊……洩…洩啦…啊啊…洩
…洩…啊…啊……」

我聲嘶力竭的哀號著,連自己都分辨不出到底是痛苦還是舒服。而在我淫蕩
的浪啼聲中,裕新幹得一下比一下猛烈,終於把我推到了最高潮。而洩出的陰精
隨著抽插,噴得裕新的小腹,陰囊,大腿及我的屁股濕了一大片。

我達到高潮後,裕新總算放開我的屁股,將主動權交還給我,而外子這時也
湊過來,扶著我的臉,將雞巴塞入我嘴裡。於是我抱著外子的屁股,頭一前一後
的為他口交,同時柳腰輕擺,套著裕新的雞巴。這樣進行了四、五分鐘,外子射
精後變軟的陰莖又逐漸脹大起來,而裕新似乎已經接近爆發,連忙將我擺回狗爬
式,和外子在兩頭分別粗暴的插著我的嫩屄和小嘴。

「唔…唔…啊…唔…唔…啊…唔……」裕新狂插四、五十下後,腰部一挺,
巨炮就在我的子宮口發射,一,二,三,四……,十多股溫熱的精液灌進我的子
宮裡。

我回神過來,怎麼裕新似乎沒戴套套,這時,「老公」一句「兒子,你幹得
很好,非常好!」我才意識到有點不對,拿掉眼罩一看,「裕新爸爸!?你們…
…好壞……騙我……」本來有點生氣被他們騙了,不過講完「好壞」之後,覺得
這樣比我預期的「計倆」要更好,不過一記粉拳還是打向「裕新爸爸」的雞雞,
痛!「」裕新爸爸「假裝痛得大叫,」喔!『裕新爸爸』的寶貝痛痛?要乎乎喔!
「本來有點軟掉的雞雞被我」乎乎「後又硬了起。」打我一下又幫它乎乎?劉老
師你還那麼想要?前兩天搾我兒子搾得不夠是嗎?「說著便把我推倒,扒開我雙
腿,毫不客氣地再將雞巴整根沒入。

「啊……啊……不要…啊……好把拔…啊……大雞巴…哥哥…啊……讓小妹
…喘口氣…啊……啊……」我苦苦哀求,但「裕新爸爸」充耳不聞,繼續挺腰抽
送,同時用力搓揉我的奶子。

「喔…喔…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爽死了…啊……啊……啊啊
啊……」

人真是奇怪,前一刻我明明覺得累的半死,但「裕新爸爸」一開始抽插,我
的淫水又不停的冒出,恨不得讓他幹死才過癮。

「啊啊…啊…啊…裕新把拔…太會幹了…舒服…爽啊…姊姊…好喜歡…好喜
歡…和裕新的把拔幹…啊…啊…姊姊…美眉…不行了…啊…啊…要…要洩…啊啊
……」原本就處在亢奮狀態的我,一下子又瀕臨高潮,不過之前「裕新爸爸」已
經射過一次精,這次似乎更慢火細燉,讓我在此狀況下持續了好一陣子,才又開
始加速。

「啊…啊……不行了…死了…死了…啊…啊啊……太…太爽…天啊…好…好
棒…舒服死了……洩…洩…啊……啊……」這樣再過了幾分鐘,我又一次高潮來
……了,「裕新爸爸」也開始最後衝刺,一陣猛幹之後,再度將精液灌進我的體
內。

當晚吃宵夜時,和他們父子稍微聊了一下,「裕新爸爸」說裕新真的沒有真
實的女人經驗,只是行前有拿充氣娃娃模擬過,他也有跟裕新提過不少關於我的
秘密,包括我哪裡最敏感等,按摩豆和眼罩當然也是他拿來的。裕新接口說他父
親想看看他表現得如何,因此設計了我,他向我道歉。於是,我向他們父子要求
「兩夜情」的「精神賠償」。就這樣接連兩個晚上,我和他們父子倆從晚餐戰到
宵夜,吃完宵夜再戰到昏沈地睡去,直到第五天淩晨,他們父子倆的精液也如此
一再地灌入我的體內。

第五天一早,「裕新爸爸」離去後,我打了通電話告訴外子,裕新已經差不
多駕輕就熟了。外子於是前來與我們會合,當晚戴套子上陣的裕新「顯得」很不[!--empirenews.page--]
習慣,不過這樣也好,外子沒有起疑,只是他也驚異於裕新的「巨根」,還說我
能享用到如此「珍寶」,一定覺得非常「性福」,非常「滿足」。我心裡想,這
幾天我的確很滿足,因為,四夜激情之後,裕新他們父子倆的精子已經在我的陰
道、子宮裡衝刺著,爭先恐後地朝著輸卵管前進,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他們
會不會和我的卵子相遇相結合,他們會不會讓我懷孕。第六天中午,「裕新爸爸」
前來接走裕新,他告訴外子說,兒子已經玩得差不多了。第六天晚上,對前四夜
的「巨根處男經歷」,我對外子掰出一堆好玩的故事,然後,誘他跟我再做一次
愛。

二十多天之後,我發現自己果然懷孕了。孩子的爹是裕新或是「裕新爸爸」?
其實不是很重要,但我相信,絕對不會是我老公。一方面最後兩天已經不是所謂
的危險期了;而且和他在一起那麼久,又有那麼多3P經驗,性生活覺得還很滿
足。當然,單男們和我接觸之前,都會自動戴上套子,而外子無論3P與否,大
半都是「中出內射」的,不過總覺得他少了什麼東西給我。覺得他可能是不孕,
不過他自己說檢查結果一切正常。既然他如此說,現在我懷孕了應該也算是正常
吧?當我「興高采烈」地告訴他此事時,他顯得有點訝異,隨後又高興地說「誰
說我不正常了?」他正不正常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倒是「裕新爸爸」在知道
我懷孕之後私下跑來關切「孩子可能是裕新的嗎,還是…?」「應該不會是你們
的,」我沒有肯定地答覆他「如果真的是,就當成是一種緣分吧。」十個月後,
一對可能是姐弟、叔侄女或姑侄兒關係的龍鳳胎誕生後,忙碌的生活讓我們無法
再去玩所謂的「3P性遊戲」……也許這才是我所期待的生活吧?或是,「3P
性遊戲」是外子在製造借種的機會,好維護他「男性的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