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之亂創人生 [3/4]

时间:2019-10-03 00:05:03

正當這時,她的手已經把我的褲鏈拉開了,穿過內褲一下子抓住了我漲大的
雞巴。我再也無法控制住自己,一下子抱起她來走進了臥室。到了臥室,我把她
放在床上,吻上了她的嘴,我們相互熱吻著,然後瘋狂的給對方脫掉衣服。我的
手,像她的下面摸了一下。那裡已經很濕了。我再也控制不住,一下撲在她的身
上,將底下的雞巴放在她的小穴口處,慢慢的操了進去。

  也許我的欲望太強了,根本沒有她的感受,絲毫沒有注意她那裡很痛,而且
也沒有注意到她的眼裡流出了淚水,不一樣的淚水。而我卻一心的在挺動臀部用
力的向她的小穴進行著瘋狂的侵略。我們的交合之處,發出了水漬般「啪啪」的
聲音。

  這次,她沒有像昨夜那樣狂叫,只是喘著粗氣,口中發出誘人的呻吟聲。她
真的是好敏感的人啊,不一會兒我就感覺到她已經來了高潮,因為她那裡很緊,
我無法控制我的速度,不由得一會兒就要快來了。

  她好像知道我快要來了,忽然用力一扭屁股,我的雞巴從她的小穴裡面滑了
出來,我一愣,只見她,一把把我壓了下來,坐到了我的身上,用手扶著雞巴,
慢慢的坐了下去,然後開始在我身上扭動。

  也許這樣可能更深的刺激到女人的敏感點,不一會兒我就感覺她又來了一次
高潮,胸前的雙乳在我的眼前跳躍,我控制不住的雙手不由的抓住了它們,讓它
們在我的手掌下變成各種形狀。

  「啊!」終於聽到她今天的第一次喊叫了。不過一聲「啊」之後,就累吁吁
的趴在了我的胸膛上,喘著粗氣,而我卻雞巴硬硬的操在她的小穴裡面。

  於是我猛的一翻身,把她再次壓在了身下,用力的操起了她。不一會兒,我
再也控制不住了,一股股陽精終於從馬眼裡面發射了出來,猛烈的打在了她的花
心上,她又大叫的暈了過去。

  當我們各自清醒後,相互尴尬的笑了一下,然後我被夢芸推出去洗澡了,等
我洗完後,夢芸已經又穿上衣服,然後把衣服遞給我讓我穿上。

  我們沒有說什麼,等一切就緒後,我向她告別了,當我走出門口的時候,忽
然聽到她說:「謝謝你,再給我這一次。」

  說完就關上了門,但是我知道她說的這話不是這個意思!

  走出了夢芸住的地方,我才發現這是一個離滾石不是很遠的一個小區,也不
知道昨天是怎麼來的。

  出了這個小區後,我的心裡忽然放了下來,在她的面前真的不想傷害她,可
是當我離開她的時候,她似乎沒有那麼的重要了。  忽然,我想起了小張,她真的是實在太令我失望了。但是感情的問題有誰能
夠說的清楚?雖然昨天的那一幕還不停的在我眼前晃悠,但是我寧可相信,那是
我做了一場夢。

  風馳電掣般,我回到了公司,看見小張正在弄她的資料,她的臉上洋溢著幸
福的笑容,看到這裡我的心裡好難受,可是又不知道怎麼問她,越想越窩火,心
中的火也越來越大,我趕緊的走了出去,以免控制不住自己。

  就這樣,小張並不知道我回來了,一天沒有見到我,也沒有給我打個電話,
或者發個信息,看來我在她的心裡真的什麼也算不上了。在忍受過沖動之後,我
發現我自己突然的冷靜了下來,似乎看待什麼都很清楚了,做什麼心裡都有所准
備了。

  天黑的可真早啊!我回到了宿捨,坐在床邊,靜靜的等待小張的回來,並思
考著一些問題。想辦法問出來,她到底是什麼想法?

  我和她住的很近,不一會兒我就從窗子看見她回來了,縷縷自己的心緒,我
向她的宿捨走了過去。

  推門進去後,她回頭看了我一眼,說:「哪兒玩去了?連班都不上了?爽了
吧?」

  本來我剛縷好自己的心情,讓她這麼一說,把我內心的火一下就勾起來了。

  「誰說我沒上班啊?只是你沒有看見我而已。」

  「哦?是嗎?我看你一點也不累啊?」她說話的口氣真的是讓我無法再忍受
了。

  「是啊,沒錯。累死我多好啊,你就可以爽了是吧?」

  她聽到我說的話,端著洗手盆走了過來,說:「你什麼意思啊?什麼叫你死
了,我就爽了?」

  「你昨天上哪裡了?」

  在我問她這句話的時候,我緊緊的盯著她,果然在我問她這句話的時候,她[!--empirenews.page--]
的臉色突然的變了一下。

  「沒……沒和你說嗎?我去同學家了,她老公今天不回來,讓我陪她去,你
干什麼總是問我這個?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啊?」

  也許她沒有辦法說出來,但是她的表情卻出賣了她,她絲毫沒有悔改意思。
我的火一下就上來了,本來馬上就要發作出來,但是突然考慮到周圍都是宿捨,
這要是傳出去,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平靜一下自己的心情,感覺平穩後,我抬頭對她說:「小張,我對你如何?
你心裡明白,可是你不能玩弄我的感情,你昨天下了課,和咱們經理去了『五洲
大酒店』,從幾點就進去了?我在外面等了你幾個小時!你們都沒有出來,你的
朋友的家是酒店嗎?」

  當我說到這裡的時候,她慌張的把手上的盆子給掉在了地上,看著我要說什
麼,但是我沒有給她張嘴的機會,我接著說道:「你說我不相信你,要怎麼才能
相信你?不是我跟蹤你,而是你現在的表現和我們剛相處的時候,截然不同了,
你做了什麼事情,我也不多說,不過你真的令我好失望,好了,想必昨天你也累
了一晚上,白天又上了一天班,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說完,我站起身,推開她,大步的走出她的宿捨,留下她自己呆呆的在那裡
發愣。

  當我說出這些話時,我的心裡輕松了許多,我知道我剛才根本就沒有給她說
話的機會,她一定會找我的,所以就把手機給關了,走出宿捨區,找了個小飯館
坐下。

  人不是不喝酒,我也是。雖然我不能喝,但是有的時候你喝了酒,就會暫時
忘掉一切的,我現在就是,我現在就想忘掉一切,哪怕是醒來仍然記得,我也要
喝。

  心裡有事情的時候,酒很容易多喝的,而且會很能喝。不知道我喝了多久,
只知道在我回去的時候,已經是深夜12點多了。我躺在床上就睡了過去。

  也許是我喝多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讓尿給我憋醒了,不得不起來去了一次廁
所,排洩出去後,讓風吹了一下,感覺頭清醒了很多,星星也不少嘛?我自嘲了
一下。回到宿捨想看看幾點了,才發現手機關了,便把手機打開了,不一會兒就
來了十多條短信息。都是小張給我發的。

  雖然我已經知道她將會說什麼了,但還是控制不住把她發的信息看了一遍,
和我想像的差不多。唉!我不想去想,可是躺在床上又由不得我不去想,想著想
著,我想到了夢芸,不知道她怎麼樣了?我做出了那樣的事情,不知道她現在在
干些什麼,是不是和我一樣,還是又去了滾石,還是在睡覺,還是……

  正當我還在想的時候,手機想了,我看了一眼原來是小張打過來的,我猜她
一定是把信息回復開開了,不然我怎麼剛開手機,她就打了過來,我在想是接還
是不接,卻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接了她的電話。

  「你去哪裡了?」

  「我哪裡也沒有去,就在宿捨呢!」

  「我想和你談談好嗎?」

  「你想說什麼就說吧,我聽著呢!」

  「可以來我的屋裡嗎?我想和你好好的聊聊。」

  我思索了一下,答應了她。我想知道她到底會說什麼?不一會兒來到了她的
宿捨,一推門,門是開著的,我走了進去,她把台燈打開,我看著她,知道她哭
了好久,因為她的眼睛都已經紅腫了。

  「我想我應該和你說件事情。」

  「你說吧,我聽著呢!」我回答道。

  等她說完了,我才知道,原來她和經理早就好上了,是在她第一次被人騙了
之後的事情,看來我還是第三個她的男人。她知道經理是有家室的人,但是經理
在那個時候幫了很多的忙,不由得心裡面很感激經理,

  終於在一次吃飯後,和她一起去玩,發生了那件事情,但是自從遇到了我,
她真的愛上我了,但是有些時候她自己也無法控制自己,既然我什麼都知道了,
她向我保證一定不會再有了,希望我能夠原諒她。

  說真的,我真的好愛她,如果她真的可以做到,我想我會原諒她的,但是我
是一個男人,我……

  當我正在猶豫的時候,她似乎看了出來,一把把我拉到床上,抱住我,說:
「你相信我,我真不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