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蓉堕落史(改編俠女淚) [2/7]

时间:2019-10-07 00:05:04

第二章

  黃蓉肥美的臀部整個兒的擡在空中,形成了一個完美的曲線。但是白皙渾圓
的大腿卻被高将軍的虎掌緊握着,并且拉開成了大大的V字。茂密的芳草中那一
朵嬌豔欲滴的花蕾綻放開來,高傲的挺立着,接納着雄壯陰莖地奮勇沖殺。

  「啊,啊……慢,慢點……啊……啊喲……不要啊……」黃蓉顫抖着的呻吟
聲和着低婉的哀求聲回蕩在卧室中,沁人心脾的女性所特有的幽香混合着汗水的
氣息彌漫在小屋裡,肉體交和時陰戶與陽具撞擊的「劈啪」聲不斷的沖擊着大床
上男女二人的靈魂。

  高函宇每一次沖殺都把陽具插到小穴的最深處,這樣他才能享受到最大的快
感。武林第一美女的陰戶真是妙不可言,小穴内如同有種奇異的吸力牽引着大龜
頭高速的運行,已經生産過一雙兒女的肉洞卻比那些尚未婚配的處女都還緊密窄
小,充滿了誘惑。

  「啊……啊……」黃蓉的嬌軀突然間産生了一陣激烈的顫抖,乳白色的淫液
突然從小穴口與肉棒緊密的結合處噴湧而出,濺得高函宇的裆部和繡着龍鳳的床
單被褥上到處都是。

  蓉兒就在這樣半昏迷的狀态下出了精,性高潮所帶來的強烈快感沖擊着她的
敏感神經,使她忘記了這是在與丈夫以外的男子做愛,而且還是敵國的青年将領,
她已無法作出正确判斷。

  高函宇長長出了口氣,微一用力,挺起身來。「波」的一聲輕響,依然挺立
如柱的鐵槍也從黃蓉的陰戶内抽出,頓時一股水流順着蓉兒的臀溝及大腿根部流
向床單。高函宇愛憐的看着昏迷中的絕色少婦,無盡的愛意油然而生。這不是他
的第一個女人,但她讓自己真正感到了男女性愛的真情趣,也讓自己感到了「占
有」的樂趣,更何況她是天下第一高手的妻子,這種滿足是無法替代的。

  他輕輕的放下黃蓉的玉腿,使得她玉體橫呈,仰面而卧。蓉兒嬌媚的面孔平
靜中透着潮紅,堅挺的酥胸随着急促地呼吸輕柔的起伏,平坦的小腹如同粉狀玉
砌,濃密的陰毛延伸到了臀溝處,将肥美的陰戶隐藏在了芳草萋萋之中。高函宇
已是看得癡了,他不停地問自己,這哪裡只是一具赤裸的肉體,這分明是上蒼最
完美的傑作。

  高函宇情難自己,再次縱身撲到了黃蓉的嬌軀上。他的大嘴緊緊含住了蓉兒
的香唇,舌頭很輕易地撬開了她的玉齒,卷着了丁香舌後如同靈蛇補鼠般汲到了
自己的口中,貪婪地玩弄着。巨大粗糙的鐵掌愛惜的握住了一對高聳的乳房,上
下搓揉着,并不時在自己毛茸茸的強健胸肌上反複的摩擦着。

  高潮過後的黃蓉終于睜開了迷朦的雙眼,「嗯……嗯……」但她微弱的掙紮
根本不能擺脫身體上的男人那強悍的身軀。忽然間,早已抑制不住的淚水滑落在
臉龐。高函宇放開了蓉兒的嘴唇,擡起頭,動情地望着黃蓉的妙目,柔聲問道∶
「夫人,你還好吧?小将沒傷到你吧?」黃蓉鄙夷地撇過頭去,任由眼淚縱情奔
湧。

  高函宇的臉龐漸漸地扭曲起來,黃蓉那鄙夷的眼神像一把利劍深深地刺傷了
他的心。「不,我一定要讓你屈服,屈服在我的胯下,屈服于我的力量。」仇恨
的怒火在他的心底裡燃燒。

  高函宇左手一把捏住了黃蓉的下颚,将她的臉龐轉向自己,狠狠地說道∶
「你以爲自己有多了不起麽?有多貞潔麽?那剛才還不是像淫娃蕩婦一般又蕩又
叫。我要叫你成爲天下第一蕩婦,要你自己哀求我操你,搞你。我要讓你變成一
個人盡可夫的賤貨。」

  說完話,他的右手已經伸到了蓉兒的下體,臉上一陣淫笑,四指按在陰唇上,
微一用力,陰戶大大的張開。高函宇的食指這時就親而易舉的按住了黃蓉的淫蒂。
哈哈的大笑中伴着黃蓉驚恐地尖叫聲讓人不寒而栗。

  高函宇的手指如同彈琴般抖動,忽而親柔忽而急促,小巧的淫蒂也在手指的
運動中逐漸的膨脹,腫大。黃蓉的肉體也随着手指不停地翻動起來,鼻息也是越
來越急促,開始緊咬着的雙唇也漸漸吐出了淫蕩的哀鳴聲∶「喔,喔……喔喲……
唉……啊……靖哥哥,快救救我呀!啊……啊……嗚嗚嗚……」哭聲與呻吟聲交
織在了一起,直叫人人心潮澎湃,欲火焚燒。

  「哈哈哈,我讓他救你!」高函宇縱聲狂笑,他忽然雙臂平伸将黃蓉舉了起[!--empirenews.page--]
來,在半空中将她翻了個身後輕輕地放在床上。蓉兒匍匐在床上不停地喘息,遍
身的香汗就像是貴妃出浴般動人。高函宇爬到黃蓉的身後,把她白皙修長的雙腿
向兩旁分開,「他要幹什麽?」蓉兒根本不敢想。

  「夫人,請跪起來。」高函宇的話音裡卻是容不得半點商量的語氣。

  黃蓉雙臂撐着床頭慢慢地直起身子,「啪」的一聲清響從身後傳來,蓉兒肥
美多脂的屁股上已多了一個紅紅的掌印,火辣辣的疼痛差點讓她尖叫起來。「我
是讓你跪着,不是叫你站起來。你不懂什麽叫跪嗎?就是雙手杵地,雙膝跪倒,
你隻要不照我的話做,我立時讓你郭家絕後,而且把你和你女兒賣到最下等的妓
院去,叫千人騎萬人壓,永世不得翻身。」

  黃蓉流着淚趴跪在了床上,「喔,好豐滿的小屁股呀!郭大俠恐怕都沒我看
得清楚呢!哈哈哈……」高函宇的話就像一把刀在蓉兒的心尖割着,如不是爲了
兒女,即便是讓她立刻就死她也絕不會受這樣的奇恥大辱的。

  高函宇抓住了黃蓉的肥臀,恣意瘋狂的搓揉着,高貴的屁股就如同面球般不
斷的變換着形狀。他把臉夠到了蓉兒的胯下,用鼻子尖頂住了黃蓉的花蕾,順勢
伸出舌頭戳進了她的小穴内。

  「不,不可以呀!不要……」蓉兒的央求隻能激起施暴者更大的快感,任憑
她扭動渾圓的臀部也無法擺脫舌頭進進出出。

  「啊……啊……喲喔……哎呀,……啊,啊……嗯……」靈活的舌頭竟好似
陽具一樣,每一次都仿佛插到了花心。淫水又一次不由自主的從黃蓉的體内湧出,
「啊……啊……啊……」可怕的高潮再一次的來臨了。

  「夫人,又瀉身了是嗎?好快活喲!不過這次我還沒能快活呢,咱們再來一
次如何?」高函宇得意洋洋地大聲說着,雙手不由分說地拉着黃蓉的小蠻腰拖到
了自己跟前。他胯下的陽具此時早已是高高揚起,騰騰的冒着熱氣。

  黃蓉輕輕地抽泣着,嬌軀不由自主地顫抖。「噗哧」一聲,高函宇的大龜頭
一多半已經鑽進了緊緊合攏的陰戶肉洞。「啊,啊,啊。」他高聲吼叫着,年輕
健壯的陽具狠狠地沖擊少婦的陰門,絲毫不留馀地。

  他的性交沒有更多的招式,就是特别的猛烈,每次的沖撞都會讓龜頭插到花
心。白色的淫液随着「噗哧,噗哧……」的抽插被從蓉兒的肉洞内擠出來,濺得
兩人的陰毛上到處都是白花花的斑點。

  「啊……啊喲……嗷嗷……啊,啊,啊……」蓉兒的肥臀高高的翹起來,任
由男人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沖擊,兩團不住搖擺的大奶子也快被高函宇揪了
下來,但她沒有感到任何痛苦,性的快感不斷的襲擊着黃蓉脆弱的神經,高潮都
來了好幾次,淫水瀉得她和他的全身都是,美麗的少婦今天才算真正了解了性愛
的魔力。她的屁股這時已經機械的向後頂,和大肉棒激烈地撞擊着。

  「啊……啊……哎喲……受不了啦……啊……受不了啊……啊啊……哎喲……」
黃蓉的鼻息也越來越急促,越來越粗重。

  「喊我,喊我好哥哥,快向我求饒,求我把精液射進你的陰戶。」高函宇也
快招架不住了,肉棒的熱度越來越強烈,大龜頭也膨脹的漸漸受不了了,真想把
全部的精子統統噴射出來。

  黃蓉堅毅的搖了搖頭,無論怎樣的辱也決不能讓自己說出那樣的淫詞浪語來。

  「啊!」高函宇大吼一聲,身子順勢向後躺倒。黃蓉身子忽然向上飛起來,
還沒等她明白是怎麽回事就落了下來,正好騎在他的小腹上面。「啊喲……」一
種從未有過的刺激幾乎使她魂飛天外,下體好似戳穿了似的。

  高函宇一次次将黃蓉抛上去落下來,屋裡就隻能聽到大肉棒戳進蓉兒肉洞的
「噗哧,噗哧……」的聲音和着黃蓉淫蕩的叫床聲。「啊喲……不行啦……啊,
啊,喔喔,喲唷喲……真的受不了啦……啊……饒了我吧!求你啦……啊,啊,
啊喲……」

  高函宇絲毫不爲此心動,一邊抛摔着身上的少婦黃蓉,一邊大口的喘着粗氣。
過了一會兒才說∶「美人兒,說不說,不說我就操死你,殺了你兒子,還要讓兵
士輪奸你女兒。說呀,快說賤貨!」

  蓉兒緊閉妙目,淚流滿面,凄聲道∶「好,我說。」

  這時的黃蓉隻能放下平時的自尊與矜持,爲了兒女,爲了郭家後繼有人,作[!--empirenews.page--]
一回淫娃蕩婦了。

  「好哥哥,親哥哥……啊啊啊……饒了我吧,我受不了啦……啊喲……啊……
啊……啊……快射精吧……射進妹妹的小肉洞啊……啊……」淫聲蕩語響徹了寂
靜的夜空。

  幾乎同時,兩具赤裸的肉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高函宇大聲吼叫,已經脹
得巨大無比的肉棒裡沖出了火熱滾燙的精液,噴灑在了蓉兒的花心。黃蓉的淫液
也從體内噴流而出,濺得被褥到處流淌,二人都瀉身了。

  高函宇渾身無力的躺在了床上,虛脫的黃蓉撲倒在了他的懷裡。這時的肉棒
都還依然插在蓉兒的小肉穴裡,雖說已經縮小了許多,但在二人這樣緊密的擁抱
中也無法滑落出來。